白露沾衣

既恨相逢晚,余生皆作陪

凶器,绒毛布偶,所有好玩的东西。
晨露,漫画,和所有好吃的东西。

我们很无奈,我们被LOF盯上了PB了还拒绝解封

楼下菊花很好看:

@LOFTER小秘书 睁眼


橘清酒:



前天写了一篇请求,发表一些个人对于这次LOF的更新的意见,没想到得到大家的热烈反响,也因此收到大家广泛支持,甚至有来自IT行内人士的意见,觉得有必要在此综合各方意见,给大家一个反馈,也给LOF一个总结。




再次恳请路过的各位若觉得此文有理请继续支持LOF看见,让大家看见,若觉得需要补充,或者不认同,欢迎评论,再此谢过。




 




以下是上次评论里面大家反映最多的几点




1订阅版面排版杂乱,不美观,界面太大,影响视觉。希望优化排版的同时,能够缩小浏览界面,保持更新前的页面大小,至少能够保证一眼能扫到不少的文,而非现在三到四篇。
2更新后,诸多用户对于搜索完tag直接默认最热表示不满,大多用户希望看到的是新作品。来自热门作品的大V用户普遍有关注,首页刷新就能看到,大家更想看到最新的其他作品。
3更新后热榜的热度,请把推荐的数量也算上。
4图片无法打开的情况,希望能想办法改进。另外更新里之后的订阅tag,长图非常占版面,希望可以折叠。
5疑似限流问题,关注了用户,却无法及时在首页看到对方的更新,导致作品阅读量急剧减少,影响用户体验。




 




关于这次更新,LOF有一个明显的倾向,那就是有意帮助专业粉多的大V户。而这次更新之所以得到大家激烈的反映,说白了就是“最新”与“最热”的矛盾点,再深一层即:




普通用户利益VS专业用户利益




 




LOF里大多数专业户(除非其他平台的大V空降),基本都是从零开始,是从一个普通用户发展而来的。当两者的利益发生冲突时(最新与最热),LOF更应该优先考虑哪方的利益?




 




答案是普通用户




 




普通用户希望的是被关注,它有对lof用户粘度。而已经有自己稳定的粉丝群,有个人实力的大V户,他们希望的是更多的关注、更多的收益,甚至是谋求更广阔的个人发展空间。LOF作为一个小众半封闭同好创作平台,粉丝上万并不容易。从收益来看,靠用户打赏的收益远不如出本子出周边来得快,加上LOF没有包装资源和作者服务,一旦大V户们觉得时机成熟,便会离开LOF,去资源更多的大平台发展,因此大V户没有用户粘度




 




在LOF里,核心用户即创作者,他们从创作中得到了归属感和价值感,才有动力继续进行高质量的产出,才能源源不断吸引新读者进驻。




因此,如果连创作者在使用的过程中都得不到满意和舒适,谈何继续创作。




 




普通用户作为LOF的核心用户用爱发电这就是同好创作中最基本的原则他们的要求很简单,平等的被展示,靠自己的实力得到关注和认同。希望LOF能重视此次的更新,多从用户角度出发去考虑问题,才能谋求未来更深远的发展。




 




其实普通用户的利益跟大V户的利益并不矛盾,像前一次打赏更新,对大V户的扶植并没有损害到普通用户的利益,因此反响不如此次激烈。比如众所周知的,画手相对要比文手更容易获得关注,视觉冲击总是有优势的,LOF的关注点更应该放在如何减少这种不平等,而不是加剧它。




 




另外作者经常收到的都是红心和蓝手推荐,评论的数量相对较少,关于读者与作者之间的互动,是否可以增加自动回复功能?




 




以上专业评论来自用户:牙牙菇娘




上次那篇是我写的,朋友代发,但她被PB了,我只好用自己的号发了。




最后肯请lof官方重新思考战略问题,注重用户体验,优化版面。也希望lof越来越好,未来网络创作的环境越来越友善。




 




致谢


小夏致麦哥:

那时你无人提及,名姓皆散落在风里,

或行或止,走过故乡每一寸土地。

后来你撑起伞,走进伦敦的雨里,

大不列颠东风乍起。

麦哥致小夏:

那时你尚在孩提,热爱大海与红胡子,

或笑或啼,是我最最亲爱的兄弟。

后来你离开我,又与我坐落在同一个城市,

偶尔与我并肩立。

小夏独白:

我是世上唯一的咨询侦探,世人永不记住我的名字。

我是永远为你恢起的剑,我是世上另一个你。

麦哥独白:

我终究落入凡尘,大英永不提起我的名字。

我是挡在你身前最坚固的盾,我们是世上唯二的福尔摩斯。

爱是一种无用的东西,是最危险的弱点,我们只

许给对方永不背判和永不抛弃的诺言,而在我的

内心最深处,我的灵魂叫嚣着呐喊着,我爱你。

我听见你的回答,你说,我也是。



这个排版就不能改回来吗,看上去乱的一塌糊涂

生不相见,死后相逢。

见鬼了

九州一色还是李白的霜

清爽明朗且充满朝气的空青_jw:

一路走好,先生。

慕晚吟:

乡愁是你用一生酿造的酒,不可饮不能饮,却为此大醉一场。

一路走好,先生

鹤相欢:

“——但一位诗人最大的安慰,是他的诗句传诵于后世,活在发烫的唇上快速的血里。所谓不朽,不必像大理石那样冰凉。”

语出余光中《不朽,是一堆顽石》。

诗句不会死去。
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月光还是少年的月光,九州一色还是李白的霜。

不知道什么题目

因为白居易的一句诗,同心一人去,坐觉长安空。

        “二哥不再留几日了?”金光瑶笑意盈盈地看向蓝曦臣。
        “云深不知处事务繁多,再不回去叔父要急了。”蓝曦臣报以比对待他人更加温柔的微笑,“下次,下次我必定多陪阿瑶几日。”
        “那我送送二哥。”
        兰陵的春天来的比姑苏晚,杨柳刚刚吐出嫩黄的细芽,料峭的春寒让蓝曦臣恍然又过了一次初春,贪玩的小孩子早早就放起了纸鸢,蓝曦臣瞧着那只忽高忽低的纸鸢,不禁莞尔。
        “二哥喜欢纸鸢?”金光瑶看见他的表情变化,忍不住发问——世家第一公子,清煦温雅的泽芜君,竟然喜欢这样小孩的东西。不过蓝家三千条家规想想便有赫赫威压,想来从小被蓝老先生教大的蓝曦臣是没玩过这样的东西的。
        “阿瑶可是笑二哥了?”蓝曦臣收回目光,“我是听门下弟子说的,云梦莲花坞的江氏子弟常常玩,我和忘机倒是没怎么玩过。”
        这便是没有玩过了,听这语气,大概还想玩玩——他这二哥,还真是童心未泯。
        “我哪敢笑二哥。”金光瑶忙忙拉住蓝曦臣的手,“我小时候也不曾玩过,做了仙督就更没得闲了,偶然见金凌他们放纸鸢更是羡慕的紧,我回去让人做几个,下次二哥来陪我去可好?”
        金光瑶的双手这几年不曾做粗活,又养得柔软细致,只是跟着蓝曦臣学琴在十指磨起了细小的茧子,在蓝曦臣的手掌不经意地划过,痒痒的,却让人意外的欢喜。
        只是大概是在风里吹得久了,冰凉得有些过分,蓝曦臣下意识回握住替他暖手。
        “阿瑶不怕人笑话,堂堂敛芳尊这样孩子气?”蓝曦臣自己笑起来,眉眼温温柔柔得让带着寒意的春风都暖起来。
        “二哥高兴,便比什么都重要了。”金光瑶笑得眉眼弯弯,连带着眉间那点朱砂都艳丽非常,他又细细碎碎地说了些坊间趣事,声音略略高起来。
        “金公子若是知道你把他的事情都告诉我,定是要跟你闹了。”蓝曦臣笑着刮刮他的鼻尖,整个人一愣——这动作未免太亲密了,若是阿瑶生气该如何是好?
        所幸金光瑶并未觉得不妥,依旧随着蓝曦臣慢悠悠地往前走。
        握着的手热起来了,离金麟台好一段距离了。
        蓝曦臣回身同他告别:“送到这里吧。”
        “天气回暖,难免有倒春寒,阿瑶不要穿的太过单薄了。”
        “阿瑶知道了,二哥放心。”
        “二哥莫要忘了,下次同我放纸鸢。”蓝曦臣刚刚御剑,便听见金光瑶的声音,不假思索地一个字出口,“好。”
        金光瑶绕了条路回金麟台,闹市里的人认得他的金星雪浪袍,恭恭敬敬地向他行礼,他也笑意盈盈地点头示意,端的好风姿。
        “我怎的觉得,偌大个兰陵都有点空呢。”金光瑶喃喃自语,回头看了眼蓝曦臣御剑离去的地方,“二哥,早点来陪我放纸鸢啊。”
       
       
       

我们有很多种方法把自己变得更好,没必要对自己的牙齿动手。